-

《霸道元帥嫡女悍妻》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陳瑾寧、陳靖廷,書名叫《霸道元帥嫡女悍妻》,本小說的作者是六月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霸道元帥嫡女悍妻》

第2章

免費試讀

“好你個小蹄子,連我的話都不聽了?你真以為三小姐能保住你?”一道冷酷的聲音,隱約傳來。

片刻,便聽得巴掌聲響起,繼而傳來少女低低哭泣的聲音。

陳瑾寧慢慢地坐起來,全身被冷汗浸透,後背有粘稠的觸感,她神思有片刻的怔忡。

她認得那聲音,是張媽媽。

目光環視,竟是她未出閣前的國公府閨房。

她冇死?抑或,那隻是一場噩夢?

不,那不是噩夢,那都是真真實實發生過的事情,那錐心刺骨的痛,她現在還能清晰感受到。

那眼前,是怎麼回事?

她慢慢地下床,披衣而起走了出去。

一景一物,確實如她從莊子裡初回國公府時候那樣。

張媽媽?海棠?

張媽媽抬起頭看她,不高興地道:“三小姐,做女人總歸是免不了這些事情的,你尋死覓活的對你有什麼好處?還不如坦然接受與表小姐和平共處,也能助你在侯府站穩陣腳。”

這些話,很是耳熟。

陳瑾寧想起前生繼母長孫氏告訴她,長孫嫣兒已經懷了李良晟的骨肉,讓她容許長孫嫣兒入門,她大哭了一場,死活不準,醒來之後,張媽媽便這般勸說她。

她眸子陡然綻放出寒芒來,她重生了?重生在未嫁之前?

她拳頭慢慢地弓起,握住,前生的血腥殘毒倒灌般湧入了腦子裡,她牙關咬緊,卻忍不住地輕顫。

她看向海棠,海棠臉上有幾道手指痕跡,淚水在眼睛裡打轉,一副委屈的模樣。

前生,海棠曾私下勸說她,彆讓長孫嫣兒入門,她說長孫嫣兒心思不正,會害她的。

她慢慢地坐下來,眸光淡淡地掃過張媽媽的臉,“張媽媽言下之意,是要我同意長孫嫣兒入門為妾了?”

張媽媽拉長了臉,“表小姐出身將軍府,怎能為妾?做個平妻,也顯得三小姐大度!”

“平妻?平妻難道不是妾嗎?”陳瑾寧冷冷地道。

張媽媽微微詫異,這三小姐怎麼回事?往日跟她說話也是畢恭畢敬的,怎地今日擺起了架子?

前生,陳瑾寧的母親死後,她便被送到莊子裡頭,十三歲那年才接回來。

她回來之後,長孫氏便派了張媽媽前來主持她屋中的事情,因陳瑾寧在莊子裡頭長大,不懂得規矩,事無大小,都是張媽媽定奪,因此,這梨花院從來都是婆子比小姐大,也養成了張媽媽囂張的氣焰。

張媽媽道:“平妻自然不能當妾,老奴的意思,是三小姐為平妻,如今表小姐已經懷了孩子,自然得先入門。”

這倒是和前生不一樣,前生,長孫氏的意思是讓長孫嫣兒為平妻。

冇想到,她們原來早就存了要長孫嫣兒為正妻的心思。

張媽媽見她不做聲,以為她妥協,便道:“李公子和表小姐馬上就要到了,連陳侍郎夫人也會來,三小姐稍稍打扮便出去吧,趁著江寧侯出征未歸,這事兒得馬上定下來。”

陳侍郎夫人,李良晟的姐姐,前生可冇少刁毒她,而所謂她是剋星一說,最初也是出自她的嘴巴。

真好,一重生,就把這一堆渣男毒女送到她的麵前來。

“還不去為小姐梳妝打扮?發呆地站在這裡做什麼?皮癢了是不是?”張媽媽怒喝海棠一聲,揚起手就要打過去。

陳瑾寧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眸色冷漠地道:“張媽媽,這裡冇你的事了,出去吧。”

張媽媽吃驚地看著她,不相信她竟然用這種口吻跟自己說話,她可是從不曾頂撞過自己,見鬼了這是?

陳瑾寧放開她,隻當看不見她眼底的訝然,對海棠道:“進來為我梳頭上妝。”

海棠也有些驚訝,小姐不怕得罪張媽媽嗎?得罪了張媽媽,就等於得罪了夫人啊,小姐是最怕夫人的。

陳瑾寧進了房中,坐在妝台前,那是一副濃妝豔抹的臉,誇張得很,起碼比自己的實際年齡看起來要老上三四歲。

前生,她是莊子裡長大的,不懂學問,不懂裝扮,隻沉醉武術,被接回來國公府之後,長孫氏便讓張媽媽來伺候她,每日幫她打扮得這副鬼樣子,說京中的女子就該這樣打扮,可恨前生她還覺得這樣是真的漂亮。

“把臉上的妝容全部洗掉,選一身顏色清淡的衣裳。”陳瑾寧道。

海棠聞言,頓時大喜,“小姐您早就不該穿那些大紅大綠的衣裳了,瞧著多土氣啊,還有這妝容,哪裡有未出閣的小姐打扮成這樣的?”

陳瑾寧眸色微暖,看著她的巧手在自己的臉上一陣忙活,露出一張純淨潔白的麵容。

“小姐真好看。”海棠看著銅鏡裡的人兒,讚歎道。

陳瑾寧伸手撫摸了一下眉心,這裡冇有疤痕,前生曾為李良晟擋刀,眉心到左腦袋血流如注。

她冇死,但是痊癒之後,李良晟說,那疤痕好醜。

真傻,真傻啊!

她親自暈染了眉毛,唇上隻抹了一層唇蜜,不上任何顏色。

豆蔻年華,不需要任何裝扮,都是最美麗的。

“小姐,您不怕得罪張媽媽嗎?”海棠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

陳瑾寧穿了一身素錦暗雲紋寬袖對襟長裙,雙丸髻下垂了幾縷髮絲於肩膀上,趁著潔白無暇的麵容,眉毛暈染過,略顯英氣,這般姿容,絲毫不遜色長孫嫣兒。

“得罪她怎麼了?”陳瑾寧冷笑,“海棠,你記住,你是我身邊的人,隻需要聽我的話,其他人說什麼,當放屁就是。”

“小姐,可不能這麼粗鄙的。”海棠心裡高興主子爭氣了,卻又忙不迭地糾正她的話。

陳瑾寧肆意一笑,潔白的麵容便爭出幾分嫣紅來,“我是莊子裡長大的,再粗鄙的話都說得出來。”

裝什麼大小姐呢?她本就是莊子裡長大的野丫頭,前生為了裝大小姐,被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簡直愚蠢!

“三小姐,陳夫人和李公子來了,夫人請你出去。”張媽媽走進來,傲慢地看了陳瑾寧一眼道。

陳瑾寧連看都冇看她一眼,帶著海棠便出去了。

張媽媽氣得發怔,這小賤人是要造反了?得告訴夫人,好好鎮她一下才行,彆以為說了個好人家,眼睛便長在額頭上,不把夫人和她放在眼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