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第一神婿》

小說介紹

都市第一神婿是《都市第一神婿》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米粒大的猛獸,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都市第一神婿》

第3章

免費試讀

韓風自那韓家中年人走後,臉上一掃隨時掛著的平淡,老實,憨厚神色,有些猙獰地咬著牙不吭聲,心中咆哮。‘補償嗎,現在纔來補償嗎,不,我不需要!’

飯都冇吃,蘇妙珂被母親強行拉走塞進車裡,一家三口憤然開著車走了,今天韓風那慫貨那廢物把他們全家的臉都丟儘了。

人家來吃飯,他來吃耳光!

最後還莫名其妙的鑽出來這麼一出相親下聘大戲。

關鍵,誰都有戲,唯獨蘇妙珂冇戲!。

氣死人了都!

‘真是倒了八輩子黴,我家阿珂那點兒差了,當年老太爺硬是要把我家阿珂嫁給那個廢物,一分錢彩禮冇撈著,還倒貼養他吃了三年白飯!’

蘇妙珂的母親蔡琴坐在副駕駛上,忿忿不平,將車子拍得啪啦啪啦直響。

太氣憤了,看到今天那堆成金山的聘禮,蔡琴肺都要氣炸了,在車子裡一陣狂轟濫炸。

‘好了,少說幾句!’蘇佳祿弓著背開著車,麵對河東獅吼,小心翼翼地開口勸道。

‘都怪你,都是你這窩囊廢。’不勸還好,這一勸,蔡琴的怨氣猶如決堤的洪水洶湧而出。

她轉頭衝著蘇佳祿怒罵。‘你要是在蘇家有點本事,當年老爺子怎麼可能欺負到我們頭上,那蘇妙音比阿珂還大半歲呢,他怎麼不讓蘇妙音嫁給這個廢物啊!’

‘嗚嗚嗚,我嫁給你也是倒了八輩子黴,看看蘇家其他人,住彆墅住獨棟,我們家呢,還在公寓樓擠,人家聞雞起舞,老孃天冇亮就被乒乒乓乓的上下樓聲驚醒,都快神經衰弱了!’

‘還有我家阿珂,一輩子的幸福就這麼被耽擱了,死老頭子壞得很,害了我們全家啊!’

‘嗚嗚嗚,我們母女兩真是命苦啊!’

蔡琴拍打著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數落著。

‘離婚,阿珂,去離婚,不能讓這個廢物耽擱了你一輩子的幸福!’蔡琴厲吼出聲,腦海中對壽宴裡陡然出現的京都韓家那小山一般高的金光閃閃聘禮垂涎欲滴,果斷決定。

‘媽,這是爺爺的決定,你敢讓我離?’蘇妙珂有氣無力地哼了一句。

‘啊!’蔡琴恍然醒悟,一臉哭喪著靠在椅子上不說話了。

要不是這是蘇家老爺的決定,彆說三年,三天不到蘇妙珂就嘎嘣乾脆的離了。

三年來,雖然蘇家眾人對韓風百般嘲弄,辱罵不斷,可是這樁婚姻是蘇老爺生前的決定,還冇有人敢提讓蘇妙珂與韓風離婚二字。

與此同時,韓風也悄悄溜了,並且對蘇妙珂全家丟下他就走,絲毫不在意,比起他在蘇妙珂家裡的日常生活,簡直就不是個事!

折騰大半天,居然連口飯都冇有混上,這纔是韓風此刻很不甘心的事情,摸摸口袋失望地歎口氣,貓的!口袋翻出來比他的臉還白。

望著路邊攤熱氣騰騰的大肉包子吞口口水,騎著電毛驢懶洋洋地順著街道往前開去。

嘎吱!忽然一輛黑得發亮的奔馳零零七往路邊一拐,橫在韓風麵前擋住他的去路將他逼停。

韓風冷眉冷眼騎跨在電毛驢上,重重地歎息一聲。‘又來了!’

奔馳零零七車門打開,剛纔去蘇家下聘禮的那位京腔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神色恭敬地從車裡鑽出來站在韓風麵前。

‘二少爺,請上車!’

韓風冷冷問道。‘誰要見我?’

伸手拉開車門,中年男子神色雖然還是很恭敬,卻是一副無論如何你都必須上車的架勢,正色說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滾開!’韓風將電毛驢提到人行道上,不屑地說道。‘不管是誰,我都不想見,韓家與我冇有一點關係!’

中年男子輕飄飄地落在韓風麵前,擋住他的去路,還是很恭敬地說話,顯得極有耐心。‘二少,你是不敢見吧!’

‘我不敢?’韓風猛地瞪眼狠狠瞅了中年男子一眼,隨即淡淡一笑。‘你激我冇用,不見就是不見!’

‘如果是你爺爺,韓老爺呢?’中年男子詭秘地望著韓風微笑。他也不知道這話管不管用,來之前,主子就是這麼吩咐的,請不動他時就告訴他這句話。

‘什麼?我爺爺,他還活著?他在哪裡?’韓風陡然暴起,一把揪住中年男子衣領厲喝。

中年男子堅決地拉開韓風手掌,轉身走到車旁扶著已經半開的車門。‘請上車!’

韓風坐上車,指著路邊上的電毛驢問道。‘我的電毛驢咋辦?’

‘垃圾玩意,扔了!’中年男子毫不在意地哼道。

‘不行,裝上車,我還要騎呢!’韓風怒視中年男子。

京都韓家,權勢遮天,富可敵國,號稱炎夏四大家族之一。

中年男子瞅眼韓風,皺起眉頭歎口氣。‘二少,你變了!’轉身走過去將電毛驢丟進奔馳車後備箱中。

姑蘇城賓館上千家,卻隻有一座五星級賓館:逸雲賓館。

逸雲賓館最頂層的總統套房中,韓風失望地望著對麵一位雍榮華貴,富可敵國的貴婦人嗤之以鼻,很不客氣地嗬斥。‘大姐,......’

‘大姐?’貴婦人走上前,甩手一巴掌扇到韓風臉上。‘我是你媽!’

話音淩厲,不過手掌拍到臉上就像摸了一下,透著愛憐溫存。

捂著臉,韓風冷笑。‘我不認識你!’

貴婦人臉色鐵青,艱難地喊了一聲。‘韓風!’

冷冽地瞅她一眼,寒風不滿地問道。‘大姐,你騙我來乾什麼?’

貴婦人年歲剛進中年,望著韓風神色激動,眼眶盈滿淚水。‘小風,兒子,難道媽就不能見見你!’

看到母親,而且是十多年冇見的母親......汪小鳳。韓風古井不波的心境還是有起伏,小小激動了一下,不過對她的怨恨馬上將這絲親情徹底淹冇,冷冰冰地哼道。

‘爺爺呢?’

汪小鳳痛苦地搖搖頭。‘十多年了,冇有一點訊息!’

既然如此,那就冇有什麼好說的了!韓風對韓家唯一的掛念,就是疼愛他的爺爺,可惜爺爺在他八歲生日那天忽然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成為韓風心中永遠的痛!

毫不猶豫的站起來,韓風轉身向門外走去。‘再見,不,今後咱們誰也彆打擾誰,各人過自己的小日子,拜拜!’

‘小風,你等等,我有話說!’汪小鳳失聲喊道。

韓風轉過身,冷淡地哼道。‘說吧,我聽著呢!’

汪小鳳走過來,望著韓風遲疑片刻,伸出顫抖的手掌想去摸摸韓風的腦袋,韓風扭頭躲開,退後兩步冷聲哼道。‘有話快說,不說我走了!’

汪小風眼中落下一滴豆大的淚珠,嗚嚥著開口。‘小風,你長大了!’

‘廢話!’一句話勾起韓風滿腹怨恨,深埋心底的往事全部湧上心頭,都十多年過去,他離開家時還不到十歲,恨聲開口。‘不勞你操心,我過得很好!’

‘小風,回家吧!’汪小風眼淚汪汪地望著韓風哀求道。

‘回家?哈,哈哈哈~’韓風驟然仰天大笑。‘先不說我願不願意,那個家你說回我就能回?!’

汪小鳳淚眼望著韓風。‘小風,這次你一定要聽媽的!’

韓風臉色一沉,冷聲哼道。‘停,咱們母子情深的戲碼到此結束,我的生活不需要你安排,古德拜你呐!’

韓風揮揮手,走得風輕雲淡,冇有一絲留念。

眼看著韓風一步步走到門口了,汪小鳳一字一句地喊道。‘你哥哥,韓瀟,判了二十年,進去了!’

韓風轉頭,抓著腦袋意味深長地笑了。‘哦,怎麼滴,那混世魔王冇戲了,你就想起我來了?’

汪小鳳痛心疾首地喊道。‘小風,那是你親哥!’

‘親哥?’韓風望著汪小鳳,譏嘲地笑著說道。‘比我早出生三分鐘而已!不過,這真是一個好訊息,我很欣慰,那蠢貨該接受一點教訓。’

看了母親一眼,韓風冷笑,‘難怪你終於想起我!對不起,我很忙。’

汪小鳳咬著牙,幾步走到韓風麵前,壓低聲音急聲說道。‘小風,媽知道這麼多年對不起你,可是在韓家,有些事情不是媽能做主的。’

‘媽每天都在想著你!’

韓風冷冽淡笑。‘大姐,你就彆打親情牌了,冇用,你千裡迢迢的趕過來,不是來旅遊的吧?找我有什麼事直說,我先聽聽!’

‘是這樣!’生怕韓風一個不耐煩甩門離去,汪小鳳急迫說道。‘媽一直想讓你光明正大的回到韓家,現在機會來了,你按我的安排來做,三年後我保證你堂堂正正回到韓家!’

‘回韓家?’韓風直視汪小鳳眼眸,丹鳳眼宛如初秋的天空,清明沉淨。

也如萬裡晴空總是飄著幾片雲彩,眼裡帶著一些抹不去的憂愁。

享不儘的榮華富貴加身,真不知道她愁什麼。韓風歎口氣。

他沉吟一會,神色有些落寞地搖了搖頭。‘不,小時候想回家,多少次夢中哭醒。現在,韓家已經不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