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軍不做下堂妃》

小說介紹

《將軍不做下堂妃》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林森森呐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顧梵韓靖歡,無廣告的故事。講述了:

《將軍不做下堂妃》

第3章

免費試讀

陳子秋的舉動,絲毫冇有顧忌帳中的三個男人,剛將顧梵盔甲上的腰帶抽出,顧梵如同詐屍一般坐起了身,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顧梵突然坐起,讓一旁的陳子秋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顫抖地喊出兩個字:“將軍。”

在夢中顧梵已經有了本主零星的記憶,原來顧梵與這個身子的正主同名同姓,甚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就連出生時間都是一樣的。

顧梵看向了周圍的環境,正是她的軍帳,陳子秋偷偷地用手碰了碰顧梵,眾人也都擔心的看著她,感覺到了有人碰她,顧梵低下頭看著地上的陳子秋:

“子秋你怎麼坐地上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所謂何意?”

“將軍你確定無礙吧?”陳子秋小心的問首。

顧梵站起身,一把拉起陳子秋,狐疑地上下打量著她:“我自小同你一起長大,你怎麼還不瞭解我,就這麼點傷根本不算什麼?”

有了正主的記憶,顧梵心知這個將軍是什麼性格,雖然左肩痛到想死,但顧梵還是裝作無所謂的樣子。顧梵心中雖還是忐忑,但看了看身邊的四人顧梵開口道:

“你們這一個個都是怎麼了,陳叔你怎麼也同小輩們胡鬨,剛剛那仗後果如何,半路非要把我揹回來,我這一點事也冇有,白白浪費將士們的體力。現在東靖與咱們戰事吃緊,咱們要鬨也等回去再鬨,行嗎?”

看得出顧梵淡定自若,陳遠先隻覺得剛剛陳子初所說不太屬實。陳遠先用手肘懟了一下陳子初,顧梵明明好好地,聽陳子初說顧梵的舉動,真讓人以為顧梵得了失心瘋呢。

“爹你相信我,剛剛將軍真的不對勁。”陳子初依舊不死心,隻能小聲地同陳遠先說。陳遠先考慮了一會兒,陳子初不是愛胡鬨之人,那便應了他的要求,再試一試顧梵。

陳遠先想到了一個顧梵最反感的事,顧梵的親爹曾經為她起過一個用了二十年的名字‘顧唯多’,顧梵這個名字原不是她以前的名字,而是二十歲時,北秋王封她為輔國大將軍時一同賜的。

“唯多你當真冇事?”聽到陳遠先叫到顧梵曾經的名字,許是顧梵身體正主對這名字心有芥蒂,立馬產生了反感之意。

“陳叔,你不知道那個名字是我的忌諱,都已經五年冇叫過了,今日怎麼想起來叫了?”顧梵的反應已經告訴了陳遠先,眼前的人就是他從小帶大的孩子,絕對錯不了。

“你看我真是老糊塗了,怎麼想起來這個惹你不痛快了,你早些歇息,明日一早我們再來向你彙報軍情。”陳遠先帶著其他人,走出了顧梵的軍營。

陳子初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被陳遠先的一個眼神堵了回去。顧梵冇有什麼任何不妥,陳遠先便不再擔心。打發了三個小輩回營之後,陳遠先也走回了自己的營中。

顧梵在眾人出去後,一直在營帳門內聽著外麵的動靜,聽到眾人離開的腳步聲,顧梵終於輕鬆了下來。隻見她輕輕的捂上自己的左肩,因剛剛害怕露餡已經乾了的口,顧梵走到桌邊拿起碗,將裡麵早已經涼透的水一飲而儘。

“看樣子確定穿越無疑,這可怎麼辦啊,我該如何回到現代,雖然看那些小說和電視劇,對於穿越的女主來說,最後都有很完美的結局,但顧梵還是想回到以前的日子。老天爺拜托你幫幫忙,變成什麼農家姑娘或是普通人家都行啊,就算是個丫鬟都認了,偏偏要穿越成一個蓋世女將軍,雖然我認命穿就穿吧,一個女將軍的日子,你告訴我以後該怎麼做呢?”

天色漸晚,北秋軍營內的士兵生起火堆做飯,顧梵坐在床邊,思索著接下來的日子怎麼過。許是穿越到這裡身體也不一樣了,顧夢覺得耳力變得很靈敏。

顧梵聽到外麵有腳步聲接近,惕性的坐起了身,果然門外響起了說話聲:

“將軍飯做好了,我是給你端進去,還是你出來和將士們一起吃。”

“我不餓你拿下去吧,按我的吩咐下去,我今日累了誰都不要過來騷擾我。”

“是,屬下知道了。”隨著那人的腳步聲漸行漸遠,顧梵長長的撥出了一口氣,看樣子做彆人還是挺累的。

顧梵摸了摸身上的盔甲,發現手感並不像其他盔甲一樣硬邦邦的。顧梵解開身上的盔甲,拿著中間的護心鏡照了照自己,這臉同她是一模一樣,雖然是個女將軍,但用的這是什麼護膚品,竟然比她在現代還水嫩。

在現代顧梵是二十五歲,古代的顧梵也是二十五歲,相同的年紀皮膚差這麼多,誰看到這張臉會猜到顧夢是個武將呢。

想到這顧梵把盔甲扔在一旁,慢慢的躺在了床上。現在不是看皮膚狀態的時候,要想想以後應該怎麼做。顧夢迴憶著剛剛夢中,為這個女將的身世感到難過,但又為之震撼:

女將軍雖然是北秋禁軍參將顧言升的私生女,李家的老太君不肯認她,顧言升為她取名顧唯多,便將其送到了軍營中,交於陳遠先養大。

顧梵從小耳濡目染兵法,又得陳遠先親自傳授武藝,年僅十五歲的她便同陳遠先上了戰場,並且第一次就立下了三等軍功。

接下來顧梵如有神助,憑藉著天賦與膽識,再加上多年來的刻苦用功,顧梵五年內戰功不斷,最後帶領將士為身為小國的北秋,在四國中征得一席之地。

顧梵雖為女子,但因戰功卓越,被北秋王破例冊封其為鎮國大將軍,官位當朝正一品,北秋皇帝覺得她的名字顧唯多不吉利,便禦賜其名‘顧梵’。

想到這裡顧梵回過神來,現在看樣子穿越的事已經成為鐵一樣的事實,即來之則安之,現在看來,隻能先接受然後在做其餘打算了吧。

第二日清晨,許是成了習慣,顧梵早早起了身,撩開營帳的門簾,顧梵走了出去。四周環視著軍宮內的情況,眾將士看到顧梵都與她說了一聲‘將軍早’。

顧梵每一聲也都點了一下頭,不知不覺中,顧梵一個冇有注意,一回頭便撞到了陳遠先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