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濃不晚前妻彆想逃》

小說介紹

名字是《情濃不晚前妻彆想逃》的小說是作家宜寶的作品,講述主角沈念安祁佑寒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情濃不晚前妻彆想逃》

第2章

免費試讀

沈念安的眼眶慢慢的紅了,心口一陣窒息。

他愛的女人,永遠都有犯錯的資格。

而她跟他結婚這麼多年,掏心掏肺的對他,他卻隻覺得她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祁太太這樣的身份,我還真是高攀不起。頂著這個名號這麼多年,是我不配。不過剛好,這個祁太太,我也當膩了!”

祁佑寒顯然冇把她的話當真,隻是不屑的嗤笑道:“當膩了,那你就彆當了!”

沈念安心口一痛,她眨了眨眼,突然笑了:“是,我也是這麼想的。你抽個時間出來,我們去民政局把婚離了吧。”

她表情鎮定,語氣輕鬆,祁佑寒反而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輕蔑道:“沈念安,我冇空陪你發瘋!有病就給我治病去!”

話落,懶得再應付她,祁佑寒快步離開了辦公室。

沈念安立在原地,渾身的力氣彷彿都被抽空了。

她從來都冇有想過,自己會主動跟祁佑寒提離婚的事情。

她一直都知道,祁佑寒的心裡裝著一個人。

即便這個人離開了他,他也還是愛著她。

可她終究是自不量力了,還以為隻要自己夠主動,肯付出,總有一天能將祁佑寒的那顆冰山般的心給焐熱。

今天查出懷孕,她真的高興壞了!

甚至還想著,有了這個孩子,她和他之前的關係也許會出現轉折。

事實證明,她真的錯了。

這個孩子,也許隻會讓他覺得她心機深沉,已經不折手段到想要利用孩子來綁著他!

她不想再自欺欺人,也不想讓自己在這段感情裡變得更加不堪!

回到住處,沈念安就開始收拾行李。

這裡,她住了三年。

留下的,也就隻有她一個人的回憶。

拉開抽屜時,沈念安看到裡麵躺著的三個禮盒。

都是她給祁佑寒準備的生日禮物。

一年一個。

但他一個都冇有打開過。

想著當初給他準備禮物時的那份欣喜和期待,沈念安心口一陣發悶,最後,她毫不猶豫的將它們都扔進了垃圾桶裡。

隨後,帶著行李坐車離開。

……

一個小時後,車輛在某個高檔的小區門口停下。

沈念安剛下車,不遠處就走來了一個人,語氣憤慨:“祁佑寒那王八蛋,把你趕出來了?”

來人是沈念安的閨蜜,薑黎。

從沈家出事開始,沈念安身邊其她的朋友都跟她撇清了關係,隻剩下薑黎一直陪著她。

好在,還有人陪在她身邊。

“我們上去再說吧。”沈念安看起來倒是十分平靜。

到了樓上,沈念安纔將今天的事兒跟薑黎說了。

薑黎聽完,眉頭就擰了起來,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沈念安的肚子上:“懷孕這事兒,真不打算告訴他?”

沈念安扯了扯嘴角,“有一句話,不是叫**屋及烏嗎?他這樣討厭我,對這個孩子,恐怕也不會有什麼感情。”

如果是這樣,她更情願,他從來都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

薑黎卻有些氣惱:“他憑什麼這樣對你?你對他十年的真心,還比不上那個女人的虛情假意!”

“誰讓我不是他想娶的那個人?他一直都覺得,我嫁給他,是看上祁家的權勢。”沈念安自嘲的道。

可祁佑寒不知道,他們結婚三年來,她從未用過祁家的一分錢。

甚至她家裡出事,她也冇有求過他,幫她父母一分一毫。

她嫁給他,純粹是為了圓自己的一場夢。

有些時候她甚至會想,如果當初,不是衛君宜出國,導致祁佑寒的狀態很差,也許祁老爺子也不會提出讓她嫁進祁家,幫助祁佑寒走出這段感情的傷。

但祁老爺子高看了她。

結婚之初,她真的一腔熱情。

如今,她所有的熱情,都被他親手摧毀。

薑黎輕歎了口氣:“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想去旭輝集團上班。”沈念安一邊說,一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為了這個孩子,我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強。”

結婚後,她幾乎將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祁佑寒的身上。

也因此,她都冇去上班。

但這幾年來,她並冇有放棄過建築設計,隻是將自己的稿子賣給了彆的設計師。

如今,她想要以自己的名義,去繼續自己的夢想。

薑黎對此是認同的,伸手拍了拍沈念安的肩膀:“對愛情失望,咱們就專心去搞事業!至於祁佑寒,就讓他滾蛋吧!”

……

第二天早上,管家給祁佑寒打了電話,說沈念安已經帶著行李離開了。

特助林聞看到自家老闆越來越冷的臉色,有些小心翼翼的上前道:“祁總,沈小姐打電話來了。”

之所以稱呼沈念安為沈小姐,是因為第一次見到沈念安,他當著祁佑寒的麵稱呼了一聲夫人,差點冇被祁佑寒給發配到非洲工作!

從那之後,他都隻敢稱呼沈小姐。

祁佑寒眼皮微抬了一下,漫不經心的道:“她又怎麼了?”

林聞吞了吞口水,“她來詢問我您什麼時候有空,讓您把離婚這事兒安排一下。”

祁佑寒翻閱檔案的手突然頓了一下,輕嗤一聲,“費儘心思嫁進祁家,這個時候卻說要離婚,這樣的把戲她到底要玩多少次?”

林聞怎麼敢回答,隻能安靜的站在那兒。

想到剛剛管家說她已經離開了,祁佑寒一陣惱怒,淡淡道:“不必理她。”

林聞鬆了口氣,這兩個人的私事,他可不敢多嘴。

於是,就轉移了話題:“剛剛劉總的秘書打電話過來,說昨晚的鋼琴演奏會非常完美,感謝您的款待,讓我們安排時間簽合約。”

最近,公司正在跟一家跨國集團接洽合作的事宜。

得知對方CEO喜歡聽演奏會,昨天祁佑寒特意吩咐給劉總包一場鋼琴演奏會。

結果好巧不巧,這場演奏會正好是衛君宜的。

想到這裡,林聞又道:“您今早吩咐我去查的,我已經查到了。送給衛小姐的那些玫瑰花,是負責訂票的小助理私自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