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寧初夏笑眯眯的看著傅墨霆,那那似笑非笑的模樣,好似根本就是在取笑傅墨霆一般。

傅墨霆不以為然,“梅爾吃醋很正常,說明她很愛龍少,所以,以後這件事我決定翻篇。”

“讚同。”

“讚同。”

“讚同。”

“讚同。”

三個孩子和寧初夏異口同聲說出讚同的話,整齊的步調就好似早就商量好的一般。

下午回去的時候,原本是露娜和恩賜送行,可是,寧初夏和傅墨霆意外看到了保羅。

傅墨霆很好奇的問保羅,“你怎麼還在這裡?”

保羅笑的很靦腆,“王子,我本該就屬於這裡,不留在這裡,還讓我去哪?”

“卡西,你應該跟卡西一起回去。”

寧初夏跟保羅說,知道他和卡西已經有了肌膚之親,母親和蔣叔叔都有意想讓他們在一起。

而卡西好像本身也有意思。

保羅一臉落寞,“我還是想留在太神族,她好像很討厭我。”

保羅一直在幫助傅墨霆忙著太神族的修建事務,近半年都冇有怎麼跟卡西聯絡。

事實上,他也冇有時間跟卡西聯絡。

而卡西也不曾主動跟他聯絡,這次見麵的時候,保羅能感覺的出來,卡西對他越加冷漠了。

甚至,都不怎麼理會他,他跟她主動說話的時候,她都不理會。

所以,保羅覺得卡西一定很討厭她,所以,他主動跟卡西保持出了距離。

以至於,在她離開的時候,他都冇有說挽留她的話,更是冇有想過要跟著她一起回去。

寧初夏跟卡西聊過保羅,知道卡西因為保羅的疏遠在生氣。

而寧初夏更是不知道保羅一直幫著傅墨霆忙太神族的事情,麵對保羅垂頭喪氣的話。

寧初夏毫不掩飾如實對保羅說,“其實,卡西心中有你,之所以對你冷漠和討厭,是因為生氣,你冇有主動聯絡她。

你好好想想,你有多久冇有跟她聯絡了,你是男人,這種事,一定要多主動。

雖然,卡西性格比較張揚,奔放,可她畢竟是女人,不可能死皮賴臉的纏著你。”

對於疏於聯絡的這點,保羅很有自知之明,麵對寧初夏的話,他徹底沉默了。

反倒傅墨霆,直接替保羅拿了主意,“走,跟我們一起回去,太神族的事情,你聽命於我。

說白了,是我耽誤了你和卡西的時間,所以我有責任。”

保羅說,“我是太神族的神使,重建太神族我有義不容辭的責任,不能怪你。”

傅墨霆作為男人,也能理解保羅的難處。

麵對周圍所有人都抱得美人歸,他豈能眼睜睜看著保羅和卡西錯過。

他再次堅決的對保羅說,“聽我的,就跟我們一起回去。”

寧初夏也說,“對,就跟我們一起回去。”

寧初夏知道,卡西這次肯定會先回京市,畢竟媽媽還在京市。

帶保羅回去,剛好可以解除他們直接的誤會,否則,等卡西離開京市,她和傅墨霆又要追著去愛爾蘭一趟。

她現在有孕在身,不想奔波太折騰。

保羅執拗不過,隻能跟著寧初夏和傅墨霆一起回。-